缅怀!一腔热血只图报国,他已经离开我们9年了……
发布日期:2018-10-31

  20091031日,人民科学家钱学森因病在北京逝世。时光如水,钱老已经离开我们9年了,今天,我们共同缅怀他。

  中国航天钱学森决策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顺达在钱老逝世9周年之际,作诗一首,以表缅怀之情:

 

缅怀钱老

 铸剑为国强起来,

 情怀似海大成开。

 而今迈步新时代,

 体系赋能君莫哀。

 

    作者注:今天,是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中国航天之父、中国导弹之父、中国自动化控制之父钱学森逝世9周年纪念日。钱老享誉全球,不仅是其两弹一星方面的卓越成就,而且,历史将不断证明,他创立的大成智慧学——钱学森系统工程,必将成为赋能新时代,助圆中国梦,实现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锐利武器。

 

 

“学神”钱学森

 

  有人说,用“学霸”来形容钱学森,似乎不能完全表达我们的膜拜之情,“学神”才更贴切。钱学森入中学时,校长是著名进步教育家林砺儒。当时,林砺儒着力进行学制改革,在他的领导下,附中的教与学弥漫着民主、开拓、创造的良好风气,成为得天独厚的一片沃圃佳苑。

 

  而后,钱学森顺利地完成了上海交大、麻省理工学院的学业,并追随当时在加州理工学院的力学大师冯·卡门教授。钱学森形容这段求学让他“一下子脑子就开了窍”。

  到加州理工学院的第2年,即1937年秋,钱学森就加入“火箭俱乐部”,是5位创始人之一。

 

 

五年归国路,十年两弹成 

  1949101日,新中国举行开国大典,天安门城楼上的礼炮声敲打在这个游子的心间。5年的归国之路,充满太多的辛酸。在美国人眼里,钱学森一个人就抵得上五个师的力量。在那5年里,钱学森受到了监视甚至拘禁。然而,这一切并没有阻止他回国的脚步。

  1955年的917日,钱学森带着家人登上了“克利夫兰总统”号,这意味着钱学森终于结束了长达五年的归国之路。

  “我终于回到了日益思念着的祖国,今后要贡献自己的全部力量为祖国的建设事业服务。”这是回国后的钱学森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过的一句话。他回国,只为贡献自己。

  1956108日,回国后的钱学森受命组建中国第一个火箭、导弹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并担任首任院长。

  这一天,中国航天事业迈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这标志着中国航天事业的创建。

 

老师钱学森

 

  回国后的钱学森带领他的团队肩负着为中国造出第一枚导弹的重任。而此时的新中国,百废待兴。要造导弹这种尖端武器,困难是显而易见的。

  发展新中国的国防工业,就得靠自力更生。此时,钱学森率领的团队,大多是刚刚走出校园的大学生。他为此编撰了一部基础教材《导弹概论》,正是这部经典著作启迪了第一代从事导弹和火箭研制的航天人。

  钱学森曾说:“想到中国长远发展的事情,我忧虑的就是这一点。”他所说的“这一点”就是如何培养出创新型人才。钱学森不仅振臂高呼、身体力行,对创新人才更是无比呵护。

  钱学森不仅鼓励创新,在教育理念上也很新潮。钱学森的学生、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研究员、神舟飞船专家组成员李颐黎教授回忆说,钱老经常教导他们写文章时要注意语言的通俗性,比如火箭有100多米高就可以形象地说约有30层楼高,这样即使是普通人也能很容易接受,有很形象的思维,才能激发起普通人对科学的兴趣。

 

戎装钱学森

 

  这张照片,向我们定格了一个弥足珍贵的历史瞬间,也向人们展露了这位伟大科学家的另一个本色身份——共和国军人。那一天,是198065日,钱学森登上中国航天远洋测量船,看望刚刚从南太平洋执行中国首枚洲际导弹发射测量任务凯旋的船员们。

  这是迄今为止,钱学森戎马生涯中留下的唯一一张敬军礼的照片。

  19706月,中央军委任命钱学森为国防科技委员会副主任,主任由聂荣臻元帅兼任。尽管没有军衔,他却成为指挥国防科技战线千军万马的将星北斗,攥紧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铮铮铁拳!

  作为一名军人,他兑现了自己的使命与担当。新华社发布的《钱学森同志生平》中,概括了他的11项“第一”——中国第一枚近程地地导弹发射试验,中国首次导弹与原子弹“两弹结合”试验,中国第一次潜艇水下发射导弹……

  这些“第一”,划时代地改变了中国,也划时代地改变了世界!

 

钱学森军衔的故事

  网上流传着这样一个关于钱老“中将军衔”的故事。

  那是在1956年,当时我国为了争取苏联对中国发射导弹和火箭的技术援助,就派出代表团到苏联去谈判。当时,毛主席确定聂荣臻元帅担任代表团团长,钱学森是代表团的一员。

  当时的钱学森虽是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的院长,可是并没有军衔。为了与苏方对等,钱学森必须解决军衔问题。聂帅便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汇报了这一情况。

  周总理表示,早在十多年前,美国就授予了钱学森上校军衔,论他的资格和贡献,我们至少应授予中将军衔。最后,毛主席决定说:“恩来同志考虑地很周到。钱学森同志作为工程控制论的创始人,至少也得授予中将军衔。”

  就这样,穿着威严的将军服,钱老参加了中苏关于军事尖端技术的谈判。

  关于这个故事,钱老晚年曾亲口对秘书涂元季说:“这是误传。”

  这也许就是一个误传,也可能是历史长河中的“美丽谎言”。

  今天,我们无需考证过去,因为,钱老在国人心目中,就是指挥国防科技战线千军万马的将星北斗。

 

钱学森“三次激动”的故事

 

  19911016日,一次规格极高的颁奖仪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200人参加颁奖仪式,获奖人只有一位——钱学森,他获得的是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授的“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和“一级英雄模范”奖章。

  在这个隆重的史无前例的颁奖仪式上,钱学森的获奖感言却让大家大吃一惊。他说:“在今天这么一个隆重的场合,我的心情到底怎样?如果说老实话,应该承认我不是很激动,怎么回事?因为我这一辈子已经有了三次非常激动的时刻。”会场鸦雀无声,面对如此高的荣誉,谁会不激动呢?大家带着迷惑和不解,静静地听了下去。

  钱学森接着说,我第一次激动是1955年,我终于被允许回国了,当我带着妻子蒋英和孩子去向我的恩师冯·卡门辞行时,手里拿着一本在美国刚出版的《工程控制论》,希望恩师给予指点和教诲。他翻了翻书很感慨地对我说,你现在学术上已经超过我了。我一听他说这话,激动极了。能在学术上超过这样一个世界著名的大权威,为中国人争了口气,证明我们中国人一点不比外国人笨,我真是太意想不到了,太激动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激动。19591112日,我被接纳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我激动得整夜睡不着觉,我钱学森终于是一名共产党员了,我激动极了,这是第二次激动!今年,我看到王任重同志写的《史来贺传》的序。序里说,中央组织部把雷锋、焦裕禄、王进喜、史来贺和钱学森这5个人作为解放40年来在群众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共产党员优秀代表。我看见这句话,才知道有这么回事,我激动极了,我现在是劳动人民的一分子,并且与劳动人民中的优秀分子连在一起了。

  “有了这三次激动,我今天倒不怎么激动了。”钱学森的肺腑之言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深思和满堂掌声。

 

五年归国路,十年两弹成!

见证一个人信仰的力量,

迷惘、孤独、坚守,

罗布泊上升腾的蘑菇云,

让东方之国发出压抑已久的嘶吼!

他没有军衔,却爱穿军装,

指挥千军万马,

战斗在砺剑铸盾的特殊战场上!

那双深邃的眼睛,

比常人看得更远,且只考虑未来!

科学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

他亲手打造的大国长剑,

忠实地守护着这片他深爱的土地。

他说自己不是“导弹之父”,只是沧海一粟。

这样可敬的老人值得永远铭记!

 

今天,我们一起缅怀钱老!